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借银行高管身份倒腾资金民企老板估价银行官帽

发布时间:2020-03-26 18:04:35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银行业表面繁荣的大幕之下,基层银行的管理漏洞再次引起业界的关注。

近期,一件发生在江阴的银行管理层失踪事件,(见本报6月18日《江阴农商行一监事失踪 涉数银行逾7亿贷款》),让人联想到去年某大行江阴一支行行长出逃美国,但情况又不尽相同。

5月中旬,江阴农商行一位股东、监事许才良突然失踪,其通过江阴市城镇建设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江阴城建)及旗下公司总计借债7亿-8亿元,其中不乏与江阴农商行之间的贷款往来,目前许才良下属公司部分资产已被银行查封。

事实上,据记者调查,江阴城建亦为江阴农商行主要法人股东之一,许才良正是凭借这层关系进入江阴农商行“董监高”管理层,其与江阴农商行之间的贷款能否收回尚未可知。

江阴农商行为全国最早一批由农村信用社改制的农村商业银行,一直以来被视为农村金融改革的模板和标兵。目前,该行在全国农村商业银行中第一批提请A股上市,位列15家IPO排队地方银行之列,行至“落实反馈意见”。

此次,江阴农商行暴露出公司治理瑕疵,更引起市场对地方银行管理层、关联交易治理的警惕和反思。

据记者调查,从2012年下半年以来,地方银行管理层违规案件远不仅这一起,仅记者掌握的就包括大连银行、湖州银行、阜宁农商行等多个案例。

模式:为“第三方”借贷做担保

目前,许才良7亿多的借款主要为银行贷款,贷款银行包括工行、广发、江阴农商行多家。根据记者调查,上述银行贷款主体为成立于2007年的江苏融泰石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融泰”),而非江阴城建。该公司实为许才良控制,但是仅从股权和外部看来,却是一家不相干“第三方”公司,江阴城建官方网站上标注的下属公司也不囊括该公司。

相比江阴城建,江苏融泰更似一个空壳公司,今年上半年其完成的销量尚不足亿元。这样一家公司缘何可以贷款数亿元?据了解,江苏融泰的每笔贷款基本都是由许才良和江阴城建做担保。

“之所以不通过江阴城建直接贷款,主要是关联贷款需要审批。”无锡一家国有大行人士对记者称。记者翻阅江阴农商行近几年财务报告中,也未提及江苏融泰贷款,倒是显示江阴城建关联贷款不断减少,并于2012年清零了。

据该人士称:“许才良头上戴着军转干部(江阴城建改制前为集体企业)、银行老板(股东)头衔,在江阴搞开发的人中知名度很高,这就是很多银行愿意贷款原因。”

事实上,这并非近期最重磅的案例。2012年失踪的大连实德总裁徐明与大连银行间也有类似故事,大连银行此前亦为IPO排队银行,近期已终止审查。

截至2012年末,大连实德以4.88%的持股比例居第四大股东。徐明一直为该行董事。

据记者获悉,2011年下半年,实德集团一家关联企业(类似第三方企业)向大连银行申请了13.28亿元巨额贷款和6亿元银行承兑汇票(敞口部分为4.2亿元),同样,实德集团提供担保。对于这笔风险敞口17亿元借款,当年大连银行年报中关联交易中亦未予披露。

据记者获悉,在这种模式下,还发生在浙江的湖州市商业银行、江苏的阜宁农商行身上。其中,后者事件更具有戏剧性。

阜宁农商行一位监事(其公司亦持股农商行500万股权)周家华,在2009-2012年间,通过下属工厂内的几名民工,合计向阜宁农商行贷款高达6000多万元,而这几名工人工资每月仅不足2000元。

“周老板说公司出面贷款要走程序,碍于情面,我们上交了身份证,在一叠材料上签字,每次办理业务老板也派人车接车送。”涉事的一名员工对本报记者称。

后果:银行不良飙升

2012年,周家华的忽然失踪,最终将上述荒谬操作暴露于众。

据了解,周家华还举借了不少高利贷,加上银行贷款等,其负债已经过亿,巨额的利息支出最终使得资金链断裂。

为了给个人债权人偿还贷款,在失踪前,周家华还偷着卖掉了质押给农商行的菜籽油近2300吨,清偿了所有民间借贷。

此后,阜宁农商行走上了与中储粮盐城直属库争夺质押物的路子,记者最新获悉,目前,当地法院一审判决将质押物判与中储粮盐城直属库。也就是说,阜宁农商行上述数千万贷款,可能将全部损失,这对于一家存贷规模仅百亿元的小银行,不啻于晴天霹雳。

就目前来看,大连银行运气稍好一些。为了防止年末不良贷款攀升,大连银行与实德集团多次协商,去年12月份,实德集团同意以其持有的生命人寿3.18亿股股权,及持有的大连银行1 亿股股权的股权收益抵偿上述贷款和汇票。

“大连银行幸运在于该行正在IPO中,这个项目为大连市政府重点推进项目,政府多次进行表态。所以大连实德才会将大连银行债务偿还提前。”一家与大连银行有业务往来的城商行人士称。

据了解,湖州银行一位董事洪汉民同样于去年下半年失踪,其涉嫌骗贷,总债务额上十亿元,其中与湖州银行之间也有贷款往来。湖州银行和江阴农商行会承担多少损失,留有悬念。

截至2012年末,江阴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增加177.2%,不良贷款率比上年末上升0.72个百分点;湖州银行不良率1.18%,较年初上升0.61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也超过100%。

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突发事件,很难摸清地方银行这些风险个案,而我们还不清楚的是,还有多少类似的操作,隐藏在银行业表面繁荣大幕下。

反思:地方银行公司治理预警

5月底,银监会办公厅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2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城市商业银行总股本中,民间资本持股已达54%,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中,民间资本持股已超过90%。

“在江浙地区,民间持股比例更高,不少改制后的农商行全部是自然人股东和民营企业法人股。”上述城商行人士称。

以浙江地区为例,截至2012年底,已经有两家城市商业银行、89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实现100%民间持股。

“一些农信社改制农商行时,募资并不容易,股东质量也参差不齐。而且很多小银行股本很分散,公司治理有效建立有些困难。”一位地方银监局巡视人员对记者称。

据他介绍,部分地区省联社比较强势,阻碍甚至阻挠农商行“三会”(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发生作用,股东对银行管理的监督效力下降。在这种情况,就给一些活动能力强、对利用银行资源有企图心的股东创造了比较有利的条件。

“现在一般持股排在全行法人股10名以内的股东,都有机会派人担任地方银行董事或者监事,进入管理层。”上述城商行人士称,由于地方银行,特别是一些农商行股本不大,一些资质普通的企业成为主要股东后,老板也可进入管理层。

顶着银行管理层的光环,对于企业主来说,无论是在本银行,还是对外融资都带来不言而喻的便利。无论是大连银行董事徐明、湖州银行董事洪汉民,还是阜宁农商行监事周家华、江阴农商行监事许才良,此前均为民营企业老板,入股相应银行后获得银行管理层资格。

且多数进行了大量的民间借贷,包括个人和企业借贷。“从私人借钱上,银行老板身份比私企老板名头响亮的多。”上述城商行人士认为。

今年4月份,规模较小的一家城商行达州市商业银行上演的一幕,可以视为地方银行加强公司治理的预警信号。

4月中旬,达商行的两个小股东,四川华信矿业和四川鑫开源矿业合计持有该行超过10%的股份,两家公司联合发公告呼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事件背后是,达州银行原董事长离职股东竟然不知,股东大会也因此推迟近3个月。

齐齐哈尔为何牛皮癣会长在老年人身上

南宁生活中哪些原因容易使白癜风加重

哪些才是癫痫病患者真正要做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