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充满文艺气息的布拉格蜜月《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31 15:04:24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随着现在生活节奏的加快,新人婚后都流行蜜月,新婚燕尔最向往的也是婚后的蜜月期,可以肆意放任的欢度那段二人时光,那么想好去哪里了吗?

布拉格是文人笔下的神秘乐园,也是音乐人的倾诉地,更是旅游爱好者的目的地。这座城市充斥的文化内涵丰富而神秘,带着阅历静心去旅行,你会了解到绝对不枉此行。

作为普通青年的我,去布拉格图的却是蔡依林在《布拉格广场》中唱的“无人的广场,许愿池的希望”。所以一下火车,我直接按图索骥,奔向布拉格市中心的老广场。其时正值夕阳西下,广场四周的露天咖啡馆一点点记录下阴影扩散的痕迹。

柔和的夕阳照在对面大教堂的建筑上,任凭人群穿梭奔流,教堂屹立不动,由着阳光一点点将其从亮黄色涂抹成昏黄色,再到暗红色,直至灯光开启,墙壁最终变成明黄,与深蓝的背景如壁布一样挂在广场一端。

而我,就是这一过程的观察者。叫了一杯名叫Pivo的捷克本地啤酒,点上一个名为Trdlo的甜面包圈,再配上一根捷克烤肠,就这样坐在大教堂的正对面,目睹人来人往,夕阳西落,眼前色彩变幻,虽然没有“那群背对夕阳的白鸽”,那画面却依然“美得我不敢看”。

就这样坐了4个多小时,只站起来4次,不是为了休息,而是为了看天文钟的整点报时。每逢整点,市政厅下面的天文钟窗户就会开启,耶稣和12门徒依序出现。每至快到整点,天文钟下就会聚集等待报时的人群,纷纷仰望大钟,等待神圣一刻的来临。天文钟建于15世纪,钟的两侧是象征性的雕塑。左边分别是死亡和欲望,右边代表空虚和贪婪。

晚上住在老广场青年旅社,遇上许多美国来的年轻人,这些跨越大洋来到欧洲的游客,几乎成为了布拉格旅游业的主体。即使走在街市上,周围也多是操着美国口音的旅行者,不知他们的集体记忆里,有没有一首类似《布拉格广场》的歌曲?第二天一早,我直奔查理大桥和布拉格城堡。如果说在广场静静坐着是为了满足一份记忆的话,在布拉格城堡的暴走则是因为对这座老城的敬意。布拉格曾是欧洲文明的中心。即使到了今天,即使布拉格的知名度早已被纽约、伦敦、巴黎等大都市所湮没,它所代表的波希米亚文化和风情依然统治着这个世界的时尚观和生命观。

过了查理大桥,一直向山上走,建于9世纪的布拉格城堡,便出现于伏尔塔瓦河左岸的高岗上。与大部分大型城堡一样,布拉格城堡肃穆庄严,流露出一种让人不得不仰视的威慑力。但你如果就此判断布拉格城堡的不近人情,你便错了。因为在这座城堡的一个角落里,有一条小巷,小巷中曾住着一个人,他以布拉格的城堡为精神寄托,寻找生命的灵魂和意义。这条小巷名叫“黄金巷”,这个人,叫卡夫卡。

黄金巷由一排小平房组成,每个房屋外墙都涂着明亮的色彩,远远看去,黄金巷犹如童话世界一样,小巧精致。虽然背靠大教堂,却丝毫没有沾惹到教堂的冷酷和严肃,反而像跟着大人的顽皮小孩一样,与那个庞然大物形成鲜明的对比。

难怪卡夫卡会迷恋上这里,卡夫卡只在黄金巷住了一年,却在此完成了杰出的作品《城堡》,这部作品所表现出的诡异、张扬、略忧郁杂乱的写作风格正是卡夫卡在高大城堡与冷僻小巷的夹角中所体验的生命状态。顺便提一下,卡夫卡故居在黄金巷22号,如今已是一家小书店,主要的经营项目是——卡夫卡。

当然,布拉格可不是个纯粹的波希米亚风情集散地,作为曾经的欧洲中心,历史上许多重量级的科学家就在布拉格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其中的一位便是天文学家开普勒。开普勒在布拉格师从第谷,并继承了第谷的事业,提出行星轨道是椭圆形的全新理论,开启了现代天文学的新纪元。

开普勒纪念馆位于查理大桥东侧一个小巷里,虽是一个只有一间房的博物馆,却设计得精致而严谨。展示牌上罗列了所有开普勒的成就,以及他的生平年表,模拟的地球和太空引领参观者走入开普勒的世界。

布拉格可看的东西太多,除了在广场上沉默的四个小时之外,几乎没有一样东西能让我驻足,不是因为它们不美,而是因为信息量太大,只得走马观花。但有一个例外,让我的脚步停留,它就是那只可爱的“鼹鼠”。

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孩子都会记得这只小鼹鼠,它个头不高,喜欢把土丘挖成梯形。它热爱生活,多少新鲜玩意儿都能玩出花样。它好交朋友,从小刺猬到小青蛙,都把它视为知己。捷克导演兹德涅克·米勒的《鼹鼠的故事》至今仍是我回忆中的经典,来到了布拉格,才发现原来鼹鼠在这里依旧非常受欢迎。

出生、成名在布拉格的小鼹鼠,如今犹如这座城市的吉祥物,几乎每个小店中都能见到它憨态可掬的身影。只可惜,不知是外国游客都太有钱还是鼹鼠的身价太高,一个手掌大小的鼹鼠玩具竟然卖到了600克朗(约合200元人民币)。

夕阳再次西下,我即将坐上离开布拉格的火车,我的耳机里依旧放着那首熟悉的歌:“琴键上透着光,彩绘的玻璃窗,谁谁谁弹一段,一段流浪忧伤。”这时,一个波希米亚女孩拉着行李从车站走出,嘴里轻轻吟唱:“I am coming home, coming home……”

零距离安防

沥青在线照明设备

沥青在线橡塑

沥青在线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