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目前拯救中国工业印记

发布时间:2021-07-22 18:50:56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拯救中国“工业印记”

导读: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发展用地与传统工业用地的矛盾加剧,不少工业区被赋予了新的城市功能,工业遗产遭到破坏,或面临拆与留的命运抉择。

一百根工厂烟囱是繁荣时的污染,十根冷却的烟囱却是丑陋的眼中钉。最后一根工厂烟囱受到了拆毁的建立新材料领军企业库威胁,却成为过去工业时代骄傲的象征。 英国文化历史学者罗伯特 休伊森的话,总结了西方国家对于工业遗产保护曾走过的弯路,也点出了我国工业遗产令人堪忧的现状。

《瞭望》周刊近日在北京、上海、吉林、山西、河南、甘肃等地采访了解到,尽管从本世纪初开始,我国就将工业遗产纳入新型遗产范畴并着手保护,一些地方也对工业遗产的再利用模式进行了多元化的探索,但由于城市发展用地紧张、产权归属复杂、相关法律细则不完善等因素,包括 156项目 在内的大批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的工业遗产已经或正在消失。

有关人士呼吁,应尽快将这些见证中国工业发展历史、饱含老一代开国元勋心血、记录了共和国一穷二白奋斗史的工业遗产,从摧枯拉朽的推土机下抢救出来,通过活化的再利用方式,赋予其新的生命。

拆与留的命运抉择

我国于2006年在无锡首次召开了中国工业遗产论坛。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的定义,工业遗产由工业文化的遗留物组成,这些遗留物拥有历史的、技术的、社会的、建筑的或者科学上的价值。

我国重要的工业遗产遍布全国,依据近现代工业的发展脉络,主要包括:从清末洋务运动到民国时期的工业遗产,如上海江南造船厂、兰州通用制造厂的前身甘肃制造局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民族工业,如重庆钢铁集团、重庆兵工厂等;新中国成立后 一五 、 二五 等时期大规模建设的工业历史遗存,如洛阳涧西工业区、沈阳铁西工业区等。

这些工业遗产不仅记载了我国工业发展历史,其中不少更是镌刻了新中国 第一 的光辉印记。沈阳第一机床厂制造出了悬挂在天安门城楼的中国第一枚国徽,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自主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辆高级 红旗 汽车,位于青海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的诞生地。

为保护这些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工业遗产,国家文物局2006年曾下发《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对各地文物行政部门加强工业遗产保护提出多项要求。2007年开始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也拓宽了文物的概念,将工业遗产作为计算机和打印机的电源新型遗产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其中包括洛阳涧西苏式建筑群、茅台酒酿酒工业遗产群等多处工业遗产。

桥梁有时仍有观光游船通过

我国对于工业遗产保护概念的提出,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上世纪最后20年,受经济全球化影响,我国进行了大规模产业结构调整,传统产业出现衰退;与此同时,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进一步加剧了城市发展用地与传统工业用地的矛盾,不少工业区被赋予了新的城市功能,工业遗产遭到毁灭性破坏,或面临拆与留的命运抉择。

简单粗暴的 推倒重来

在北京、上海等城区面积不断扩大的一线城市,房地产业强势挺进,不少老工业区因其便捷的区位优势和相对低廉的拆迁成本,成为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垂涎的 肥肉 ,大量工业建筑与构筑物因此消失。

中国建筑学会工业建筑遗产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秘书长刘伯英介绍说,近十几年来,北京拆除了近2000万平方米可改造利用的工业建筑。上海北外滩地区持续多年的高强度开发,将东大名路以南的绝大多数工业遗产悉数拆除,现存的耶松船厂旧址等也被周边高层建筑区所环绕。

城镇化过程和产业结构调整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但由于缺少整体规划和长远眼光,采取简单粗暴的 推倒重来 方式,忽略对工业遗产所蕴涵历史信息和再利用价值的挖掘,造成大量资源浪费,并不可取。但拆除的脚步从未放缓,仍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

位于洛阳老城核心区的洛阳玻璃厂曾是世界三大浮法玻璃企业之一,面积870亩的老厂区恰好坐落在隋唐大遗址保护范围之内,是全国独一无二的 历史与工业双遗产 。然而,洛阳市政府为将其打造成文化旅游产业园项目,已经把这家 中国玻璃生产功勋企业 的老厂区拆得片甲不留。

无独有偶,甘肃近现代工业的开端、左宗棠于1872年设立的甘肃制造局建筑遗址,也难逃厄运,于2004年被拆除。就连已经编制好再利用规划、由匈牙利援建的成都无缝钢管厂,也因顶不住土地出让的巨大压力,厂房设备在两周内被全部拆光。

完全毁灭式的,挺惨的,特别可惜! 刘伯英说, 而且如此大规模的工业建筑群,等有一天全拆光后再想复建,几乎是不可能了。

调查发现,诸多二三线城市的工业遗产现状也不容乐观。山西省是文物大省,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有450余处,且历史较为悠久,其中从旧石器时代到清朝的约有430处。山西省文物局信息资料中心研究员师悦菊说,在已经纳入保护目录的古遗址、古建筑等文物保存状况尚不乐观的情况下,仅有几十年历史的近现代工业遗产的保护,不易得到社会各界的理解和支持。有的 挂牌 了之,有的则被碾碎在城市大发展的急速车轮下。

产权不清不明

我国工业遗产的全面整体保护,与工业遗产资源多头管理之间存在巨大矛盾,相当数量的工业遗产产权归属并不明确。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张立群说,保护工业遗产是一项系统工程,从国有资产管理到城市规划建设,从土地资源使用到文化遗产保护等,涉及方方面面。

以吉林为例,吉林文物局局长金旭东说,中东铁路作为中国20世纪的大型工业遗产之一,见证了沙皇俄国和日本对我国东北地区侵略的历史。中东铁路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但产权属于铁路部门,线路上有的工厂又属于企业或私人,如果企业和私人不想修,文物部门毫无办法。 对于文物保护资金的使用,国家层面已经突破了产权限制,但省一级还没打通。中东铁路因为归属铁路部门所有,文物部门就不能投钱维护,结果造成 有钱花不出去 的尴尬。

对于产权归企业所有的工业遗产,多位基层工作者反映,产权单位没有保护与合理开发的意识,认为 拆光厂子卖完地就万事大吉了 。有些单位即使有二次开发的想法,也往往由于缺乏足够的财力、人力和政策支持作罢。

山西晋华纺织厂属于晋中市榆次区登记挂牌文物,因管理不善未得到有效保护。在该厂看到,有的仓库墙体已经出现裂缝,部分建筑屋顶已经坍塌。晋华纺买济南实验机选择那里?织厂常务副厂长郭耐安说,2000年以后,曾经是全省重点企业的晋华纺织厂亏损严重,濒临破产。 曾有人考察出资,但因为前景不明朗没了下文。企业对开发利用的考虑是能否获利、有没有市场,跟是不是工业遗产,要不要保护,没有关系。

部分受访专家认为,保护工业遗产首先就要界定产权,只有产权明确,资源才能得到最优配置。我国大型工业遗产主要为国有性质和集体性质,部分工厂生活区房改后变为私有财产。基于这一历史特点和社会体制特征,政府应在工业遗产保护中占据主导地位。

太原市万柏林区发改局局长李龙喜说,工业遗产作为城镇化发展的重要资源,在资源优化和结构转型阶段,应尽可能保持其国有产权的性质,确定合理的土地性质、业态结构和开发强度,强化政府主导下的公共投入。同时,明确牵头部门,如地方工信部门为牵头保护单位,文物部门负责评级登记,国资、发改等部门协调配合。

再利用模式之争

在多地调查发现,在北京798、上海M50等项目大获成功后,文化创意产业成了我国不少工业遗产改造的 标准 模式,缺乏 因地制宜 的创意开发理念和对可持续性发展的综合考虑。

上海1933 、 上海1919 、 南京1865 、 新华1949 这些被一窝蜂改造成文创园的工业遗产项目,命名方式极其雷同,改造后的功能属性也惊人一致:创意产业+办公。但实际效果相去甚远。在 上海1933 看到,这里人迹寥寥,一片凄凉景象。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阮仪三说,创意产业与工业遗产之间的结合日益紧密,但一些单位缺乏实现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对工业遗产文化内涵、历史内涵的深入挖掘,将内外空间简单整治一下就对外招租,经济效益成为追求的第一目标,文化和社会价值被冷落一旁。

工业遗产保护与改造的模式很多,但是没有 万能 。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吕建昌认为,现在商业保护模式下,很多工厂被改造成卖场,这也是一种有效利用的方式,丰厚的盈利为工业遗产的改造再利用提供了准备金;而另外一种模式,比如将工业遗产改造为学校、图书馆等文化场所,则必须依靠政府的投资和长期补贴。采取什么样的模式取决于当地居民的文化需求和政府的财政能力, 工业遗产的保护应该 因地制宜 。

而在一些改造再利用项目中,存在过度开发倾向。总占地面积12.8万平方米的 西城红场 ,是哈尔滨最大的商业综合体,由曾诞生 蚂蚁啃骨头精神 的哈尔滨机联机械厂几栋老厂房改建而成。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建筑师张路峰说,老厂房被 精装修 了一遍,地面全部使用大理石铺装,完全看不出老厂房的影子,工业的意象仅仅靠弄一些钢管雕塑来提示一下, 面目全非 。他认为,这种改造属于 用力过猛 , 过度设计 导致了工业遗产的二次破坏。

相关专家表示,对于未被列入保护单位的工业遗产,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机构来规范工业遗产改造的程度,只因加强筋、孔、凸台和雕刻等形状具有收缩抗力能取决于建筑师和业主的喜好。工业遗产改造究竟应当到什么程度?不同类型、不同年代、不同历史背景的建筑物、构筑物,适合进行何种开发再利用?这些都是需要法律予以明确的问题。

基本法 过时 新细则缺位

在多地采访中,受访对象都提到对于我国工业遗产保护相关法律及细则的诉求。金旭东说,文物保护法是基本法,《中国文物保护准则》算是行规,这些主要针对传统文物的条款,比如 修旧如旧 的准则,用在工业遗产等新型遗产上就有问题,对于仍在运营的工厂并不适用。据了解,国家文物局正在对文物保护法进行修编,由于其未接受采访,并不清楚相关工作进度。

工业遗产 拆与不拆 的命运,应当由法律法规明确界定。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李艾芳说,一些大工厂早期占据了近城市中心的区域,从经济效益来看,这些厂房具有很大的保护再利用价值。比如北京官园批发市场、双安商场等,都是在原址上的老厂房改造后建成的,避免了资源的大量浪费。但更多的情况是,由于缺少法律法规的硬性约束,在追求可观的 土地财政 和 推倒重来 的惯性思维下,不少重要工业遗产在评估和规划方案还没完成时,就倒在了推土机的铁铲下。

对于工业遗产价值的认定,一些专家建议,可借鉴传统文物分级、分类的方式,结合其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以及再利用的经济价值等因素综合判定。将每部分内容细化,比如科学价值的评定,要充分考虑到该工业遗产所属的工业门类、时期和地域等。赋予细化后的内容不同权重,最后将各部分分数相加得出一个总数。

根据评定,对于确定需要保护的工业遗产,李龙喜认为,应从法律上明确保护主体,究竟是将专项资金拨付给企业由其自行保护,还是由文物、工信等部门牵头维护,必须通过法律明确和保障。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说,工业遗产保护工作做得好的企业,应纳为试点,予以推广;对于相关政府部门,保护工作需要互相配合、联合开展。

目前,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针对工业遗产的登记、评级、保护和开发再利用,都有一套完整而严格的法律体系,对于要求 严格保护 的工业遗产,企业和个人是绝不能 越雷池一步 的;而对于 建议保护 的工业遗产,则积极引入社会和民间力量,创新开发思路,通过活化的方式将其保存下来。□

(采写:《瞭望》周刊 刘茁卉李芮闫祥岭魏宗凯付昊苏张建魏飚姜伟超)

质量从娃娃抓起昆山师生参观国家重点实验室
智能手机虚标内存成潜规则涉嫌误导消费者
曼城2-1大胜拜仁尤文生死战因冰雹延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