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富阳造纸业废纸身价骤跌探寻二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12 03:18:03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富阳造纸业:废纸身价骤跌探寻(二)

■短评

根据杭州市再生物资行业协会的数字,杭州市进行过注册登记废品回收站共有453家,持证回收人员12000人左右。但是更多没进行登记、像许兴华这样走街串巷的 破烂王 ,估计在10万人以上。他们的吆喝滋扰了城市的安宁,有的人也的确有小偷小摸的嫌疑,但他们的劳动清洁了城市,也让居民家里的废物有了去处。在金融危机影响全球实体经济时刻,他们也和许多行业一同感受着阵阵寒意。

石祥路收废站

跌价太快,废品难收

杭州石祥路上排列着许多光鲜的汽车4S店,还有漂亮的立交桥,但是石祥路476弄却坑洼不堪,典型的城郊结合部模样。

金女士开的收购站离弄堂口不远。湖州练市镇来的她在各种纸张、包装箱、泡沫塑料之间忙碌着,把废品分类。一辆货车停在门口,堆着高高的捆好的纸板。

金女士一天大约能收到两三吨纸板,每两三天发一车到富阳的废纸收购市场。那边涨了,她的收购价也涨一点;那边跌了,她也压低一点。好的时候一车能赚七八百元。但是前段日子,行情变化太快,却让她亏掉了几千元。

老罗往站里拉了一三轮车废纸,他掰着手指义愤填膺地 控诉 : 塑料纸,每斤两块跌到七毛;废铁,每斤一块九跌到六毛。可乐瓶子原来收两块八,现在只剩八毛一斤,一毛钱四个,报出去都要给人家骂,干脆不收了。

往富阳拉一车纸板,要花370元雇车,150元雇小工,还要给中间人提成。行情不好,造纸厂也抠门了,对成色很挑剔,碎的、脏的、带薄膜的都不要。虽然难做,但是金女士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去:每年3.5万元的房租已经交了,而且要是关张,等行情好转,老顾客就都跑了。

金女士知道废纸不好卖,是美国金融危机闹Hytrel 、Zytel 和Surlyn 材料1直被广泛利用于各行各业的。 出口少了,造纸厂白纸卖不出去了。 每斤废纸赚取0.1元利润的她,只能用智慧应付艰难,把差一些的纸板藏在好纸中间,厚着脸皮找熟人装车,在亏损与保本间艰难地平衡着。

但一个问题是她难以应对的:一再压低的价格打击了小贩们的积极性,她能收到的废纸逐日减少,发车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从两天一车到三天一车,似乎还难以为继,让她根据反馈随行就市的余地也越来越小。

离金女士的回收站不远,41岁的安徽阜阳人杨贺清正满头大汗地往小货车上垒纸板。堆满废纸的店面里,他在角落用铁管搭了间 高脚屋 ,四周拉上布帘,就是一家三口的卧室。他在杭州干了十多年运输,今年初废品行情不错,他也入行了。没钱办资格证,也为了不惹麻烦,他不收旧金属,只收废纸。没想到10月份就亏了一万多元。为了省点运费,10月以来他亲自开车,这是第二趟。

■短评

据有关部门统计,今年7月杭州废纸均价曾达到过每吨1750元,而如今的价格是每吨950至1000元左右;废塑料从每吨6000元跌至3600元;废铜,6月份的每吨63000元,现在是31000元。

但是与巨大的跌幅相比,废品老板们更难接受的是跌价的速度。经营有色金属回收的蔡新良说,2006年废铜也曾从每吨6万跌到4万,但每月一两千元的跌幅,给他们提供了腾挪的空间,而今年一个月骤降50%,几乎没有给链条上任何一环留出反应时间。

富阳废纸市场

每吨又跌30元

10月29日凌晨3点,杨贺清和妻子出发了。4岁半的儿子没人照看,只好狠心也带上车。

核载0.9吨的小货车上装了两吨多纸板,纸垛比驾驶室高出了近两米。睡眼惺忪的杨贺清小心翼翼地驾驶,尽量避免颠簸。

今年8月,富阳市场上废纸回收价最高每吨1700元,从那之后开始下跌,目前的行情是每吨1000到1100元之间,杨贺清们每吨赚取一到两百的利润。一车纸利润如果低于300元,就很难抵过装车和运输的成本。自己开车能省一点,但是来回一趟,也要用掉100元的油费。

和所有产业链下游的小卖家一样,杨贺清对价格的波动无能为力,并深为苦恼: 5毛一斤收进来,拉到市场上价格又跌了1毛,一天一个价。钱就这么亏掉的。 可是到了市场上的纸不可能再运回去,有限的资金,也不允许先囤积废纸等弹簧实验机轴承在工作载荷作用下的径向刚度行情回暖。他们只能再把自己的收购价调低。只有在这里,他们是有定价权的,前提是,不突破市民和流动小贩们心理承受的底限。

5点05分,杨贺清把车开进了富春江北岸的富阳废纸回收市场。空旷的场地上,已经停满了各地赶来的货车:萧山、江山、金华、安徽、江苏 每辆车都驮着庞大的纸垛。妻子不禁埋怨老杨不肯多装一点。

停好车,杨贺清找 黄牛 去了。和其他地方类似,这里存在 中间人 制度。 黄牛 们先垫资从纸贩们手里买下废纸,再和工厂结账,每笔生意抽头150元。为何不直接向厂家供货呢?老杨说没有市场给的过磅单卖不了纸,而且如果和工厂签合同,半年一结算,也就等于捆绑了造纸厂的经营风险,他这样的小生意不敢涉足这样的赌局。

从萧山拉废纸过来的李培荣跺着脚驱赶着寒意。他的收购站已经暂时停业,但是囤积的废品如果按照当前的行情, 要亏十几万 。他打听了一下,这天的行情是纸板每吨1100元,比上一天又少了30元。 天天发车过来的,可能还能保本;要是两三天来一趟,就肯定亏,价格变得太快。

■短评

除了金融危机的背景,废品行业自身的泡沫也对价格暴跌难辞其咎。杭州再生物资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志友说,和股市一样,一片莺歌燕舞时,老板们只怕收不到废品,一路把价格哄上去, 至少挤得掉20%的泡沫。 而一旦价格走上回归之途,观望空气又立即弥漫。有的库存还没消化,空仓的也不敢多收,大家都在揣测国家会不会出扶持政策。在这样的氛围中,价格加速下跌。

兴利纸业

10月一直停机

早上6点,老杨和 黄牛 谈好了价格,每吨废纸以1100元卖给兴利纸业。之前有人报出过1130元,但是 兴利 的验纸员也来看了,被退货的可能小,而且 兴利 有叉车,卸货比较方便。

富阳八一工业区的兴利纸业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涂布灰底白板纸。在厂里的地磅上过了磅,杨贺清把车开进了堆满各种废纸的原料库。而简易搭建的成品库里,白板纸码得整整齐齐,几乎占满了空间。老杨微微皱了皱眉头。

叉车叉进车斗,升举,小货车侧倾到危险的角度,废纸板哗哗地滑到地上。几名验纸员一拥而上,动力锂电池供不应求翻翻拣拣,把带塑料薄膜的月饼盒、蛋糕盒,沤烂的包装箱扔出来。杨贺清和他们交涉,不停地赔着好话。

兴利纸业的老板段春明在2楼看着下面忙乱的景象。他这家年生产能力1万吨左右的工厂,今年前9个月每天都在生产,10月却一直停机。前两天接到了武汉一家酒厂的订单,才象征性地开机。段春明说,这是为了留住客户。

段春明的白板纸主要是内销的。近来上游印刷厂一改以往的慷慨,印多少买多少,经销商也不敢多买纸,成品纸都压在造纸厂里。段春明说,富阳的造纸企业,每家现在都有一两个月的库存。

情形在10月恶化。最好的成品纸从每吨4500元,跌到了4000元以内。而两三个月前在国外定的废纸,这时候正好到港。 8月外废的每吨价格在2000元人民币以上,但是10月的价格只有1500元。如果需求旺盛,这部分亏损还能弥补,但是眼下这种情形,生产越多亏得越多。 段春明说。

即使这样,段春明还是更喜欢用国外的废纸,一来外废有45天的付款周期;二来废纸的品质的确是国外的更好。 越难做,客户越挑剔,我们只能用贵但是出浆率高的外废,求个安心吧。造出来的纸被退货,那就真的砸在了手里。

9点,杨贺清拉着退回的废纸,又过了一次磅。因为不合格的纸比较多,厂里只给了每吨1020元的价格。扣掉油费和 黄牛 的抽头,一车废纸,老杨赚了一百多元。

■短评

据《富阳》报道,目前富阳规模以上造纸企业有362家,直接从事造纸业的人数有3.8万人, 6月底以前,规模以上企业产值达到100.85亿元。但是富阳纸产品一直停留在低端,在国际纸业巨即在配备不同夹具的基础上头纷纷进入中国时,在严峻的经济环境下,缺少市场话语权的短板更加刺眼。帮助一个提供了数万直接间接就业机会的行业顺利过冬,市场、政府和企业自身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浙江西服定做
黄山订制职业装订做
百色工作服订制